代运营行业:失实散布、修树霸王条目、雇佣水军刷单涉嫌诈骗

  ● 随着互联网经济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人开起了网店、注册了自媒体账号,但由于精力有限或素材少难有起色。一些商家看到了商机,着力于帮他人开展网上销售等运营活动,代运营行业应运而生

  ● 一些代运营公司在提供服务时存在诸多违法违规的行为,比如虚假宣传、设置霸王条款、雇佣水军刷单甚至涉嫌诈骗

  ● 针对代运营行业存在的不规范之处,相关部门需多管齐下进行监管,比如制定代运营服务标准,明确服务内容,提供标准化的格式合同,同时与司法机关形成联动机制,及时查处违法行为

  “新店没流量?老店没订单?五金冠运营团队,帮您把死店做活。”这是一位代运营商家打出的宣传标语。

  现实中,像这样宣称“能将电商、自媒体账号运营好”的商家并不少见。随着互联网经济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人开起了网店、注册了自媒体账号,但由于精力有限或素材少难有起色。一些商家看到了里面蕴藏的商机,着力于帮他人开展网上销售等运营活动,代运营行业应运而生。

  然而,《法治日报》记者近日调查发现,一些代运营公司在提供服务时存在诸多违法违规的行为,比如虚假宣传、设置霸王条款、雇佣水军刷单甚至涉嫌诈骗。

  多位接受记者采访的专家指出,代运营是一种市场机制下的新的商业模式,应当鼓励其健康发展,但针对目前存在的不规范之处,需要相关部门多管齐下进行监管。

  电商平台、社交平台、短视频平台代运营的服务范围颇为广泛,他们有的广而告之,有的蛰伏在一些贴吧内,在其中发布相关的运营信息。

  记者联系了几位代运营商家,据其中一家公司客服人员介绍,其所在公司专门为顾客提供代运营,包括短视频平台运营、直播代播等,“我们从2013年开始就做这个业务了,资质和实力,你可以放心,服务内容应有尽有”。

  接着,记者将自己的短视频平台账号告诉了该客服。很快,对方就开始规划之后怎么运营这个账号,并称将由8人组成的团队来运营,3天后给出详细的运营方案。此外,对方还承诺,如果同时运营短视频和直播,曝光率可以达到单月10万次以上,粉丝数也会达到2万人左右。

  接下来就是收费环节,直播运营的基础服务费是一个月1万元,加上短视频运营,每个月要收取1.5万元。下单后,凭订单号产生合同,随后完成签订。

  在对方发来的合同样本中,记者注意到,账号拥有者的甲方无权利单方面终止本次交易,并且基础服务费并不是代运营的全部费用。若因甲方主观原因要求暂停某项相关服务,责任由甲方承担,乙方不负任何责任且不退还其已收取的服务费用。

  告诉记者,该公司在签约前向他承诺3个月10万元的业绩,可实际运营下来仅达成2332元。根据合同,他此前预支付的3万元应当被退还一部分,但对方称双方签订的是对赌协议,他要么选择终止合同解约,但无法退还服务费,要么暂停服务或继续签合同续费。

  记者查阅签署的合同发现,合同约定协议签订地为“成都市青羊区提督街1号雄飞中心”,并明确“协商不能达成一致的,任意一方可向协议签订地所在地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可我又不住在成都,要想维权,谈何容易?”很是无奈。

  开餐饮店的孙磊也遇到了类似的问题。由于订单量总上不去,他便通过某电商平台找到一家代运营公司订购了相关服务,又通过某社交平台进行后续沟通,并签订合同。根据合同,该公司负责给店铺在两家知名电商平台上的月销售分别达到3000单、2000单,且承诺效果不满意可以随时退款。

  开始代运营后的第一个月,该公司告诉孙磊,第一个月为“调试期”,团队会为其店铺做全方位的调研,所以第一个月没有任何实际的代运营服务,同时再次承诺第二个月的订单量会上涨至先前约定的数额。

  到了第二个月,孙磊的店铺订单量仍未上涨,反而下降了。他找该公司理论,结果对方以各种理由推卸责任,并拿出合同内容“客户没有任何理由和权力要求终止合作并退款”进行反驳,称孙磊提前要求解除合同,属于单方面违约。

  孙磊去找下单平台客服投诉,结果被告知,其下单平台和双方日常交流平台不一致,因此他所提供的证明材料不能作为证据使用。“我真是吃了哑巴亏,有苦说不出。”孙磊懊恼不已,后悔自己没有仔细看合同,所幸最后经过反复协商后该公司退还了一部分代运营费。

  来自安徽安庆的李杨前不久在某公司购买了一项短视频代运营服务。该公司承诺提供150条包括后期剪辑的原创视频脚本,后通过视频来吸引流量,增加粉丝。经过协商,李杨以一个月7000元的价格购买了全套服务。

  可一周后他发现,该公司提供的视频脚本竟是抄袭的,视频剪辑也很粗糙。李杨遂向该公司提出解约,但对方矢口否认抄袭事实,且拒绝协商和退款。

  记者注意到,不少代运营公司在宣传时都会提到一点,涉及流量部分均是通过合法渠道吸引而来,并不存在雇佣水军、刷好评等行为。可事实真是如此吗?

  在某社交群,记者发现有人张贴出疑似水军的广告,添加其为好友后得知,对方是专门为代运营公司提供水军服务的,主要业务就是给新店刷评论,营造出这家店的产品广受欢迎的假象。

  “目前不少人在做博主,代运营公司也盯上了这块肥肉,所以我经常和代运营公司打交道。通常代运营公司会将需求发给我,我就负责在水军群中招募水军,然后这些水军就涌入正在被代运营的博主账号,开始刷评论。”上述负责给代运营公司刷评论的人告诉记者。

  这样的现象并不是孤例。2021年10月,江苏省苏州市虎丘区市场监管局执法人员根据线索,发现苏州高新区某代运营公司为提升代运营客户满意度,拓展代运营业务,帮助其运营的网店店铺提高在电商平台内的流量、交易量等数据,涉嫌在运营过程中帮助网店经营者进行刷单炒信。

  经查,当事人自2018年起帮助网店经营者进行刷单炒信,刷单主要步骤为:量身制定针对性刷单计划,由公司专业刷单操作人员通过刷单平台购买“空单”,以“空包裹”形式生成快递信息或自行找刷手采取“拍A发B”模式生成快递信息进行刷单操作,刷单操作完成目标后,刷单操作人再将刷单佣金部分交给平台或刷手,将佣金差额交给该公司主要负责人进行结算获利。当事人从2018年至案发,共完成虚假交易订单记录12.1万余单。因违反反不正当竞争法,当事人被处以罚款30万元。

  近日,山东临沂警方打掉一特大诈骗犯罪集团,现场抓获133人。该团伙专门寻找销量较低的网店,谎称可代运营提升销售额,骗取受害人财物,自2019年起共实施诈骗350余起,涉案金额2000万余元。

  无独有偶,前不久山东泰安警方通报称,2022年1月,谢某报警称因自己的网店店铺销量不佳,于是在网上找到一家代运营公司对其店铺进行包装、美化,以此提高销量。在花费7000余元后,店铺不仅销量未提升还被封禁,而代运营公司还要求缴纳升钻、引流费用。警方经调查,将高某等犯罪嫌疑人抓获,高某等人对其犯罪事实供认不讳。目前,高某等人已被刑事拘留。

  原来,他于2021年6月在某电商平台注册了一家店,由于没有运营经验,店铺销量惨淡。就在华林走投无路时,自称“运营官”的人通过私信联系上了他,宣称自己所在公司是经营了11年的实体公司,一站式托管,专门为顾客打造爆款。很快,对方就发来了“公司营业执照”和“法律合同样本”。

  之后一个星期,对方反复为华林分析账号,频繁发送公司经营的“成功案例”,却未实际运营过华林的账号。而此时,华林还在憧憬着“月入过万、躺着赚钱”。直到朋友提醒他去查一下代运营公司的情况,他才发现,通过所有渠道都找不到这家公司。

  当华林拿着各种证据质询对方时,才发现自己已经被对方拉黑,并删除了所有的联系方式。

  中国传媒大学文化产业管理学院法律系主任郑宁分析,代运营公司和委托方之间构成合同关系,应当按照法律规定和合同约定履行相应义务。但是实践中,部分代运营公司资质不足,存在虚假宣传行为,虚构或夸大自身运营能力,在收取高额代运营费用后怠于提供服务,这种行为违反了民法典的相关规定,构成违约,应当承担违约责任。

  对于代运营公司雇佣水军刷流量的行为,郑宁认为,此举扰乱市场秩序,违反了反不正当竞争法。

  反不正当竞争法规定,经营者不得对其商品的性能、功能、质量、销售状况、用户评价、曾获荣誉等作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欺骗、误导消费者。经营者违反规定对其商品作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或者通过组织虚假交易等方式帮助其他经营者进行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的,由监督检查部门责令停止违法行为,处二十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处一百万元以上二百万元以下的罚款,可以吊销营业执照。

  北京云嘉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占领还提醒道,代运营公司如果在运营过程中从事违法活动,以侵犯他人名誉权或隐私权为例,被侵权方追究的是账号注册者的法律责任,而不是代运营公司的法律责任,这就需要账号注册者在签订代运营合同时,对一些可能影响到自身权益的情况提前作出约定,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如果实在需要找代运营公司,则应该擦亮双眼,选择正规公司。将账号交给代运营公司后,也要经常对进度进行跟踪,一旦发现违法信息,应立即要求代运营方删除。”赵占领建议,签订服务合同时,委托方须仔细阅读合同内容,发现不合理处及时与代运营方协商修改,谨防合同诈骗。

  在郑宁看来,代运营是一种市场机制下的新的商业模式,应当鼓励其健康发展,针对目前存在的不规范之处,需要多管齐下进行监管。

  “建议由监管部门或者行业协会制定代运营服务标准,明确服务内容,提供标准化的格式合同。同时与司法机关形成联动机制,及时查处违法行为。”郑宁说。(记者 韩丹东 实习生 姜晓蕊)

  “据预测,今日17时至18时,个别变电站1小时降雨量将达到21毫米,请...

  7月7日,河北省人民政府印发《关于加快推进政务服务标准化规范化便...

  最美的风景一直在路上,人生一辈子3万天,总要给自己一个踏足远方的...

  照片作为一种记录生活的手段,早已成为大众生活的一部分。开心的时候...

  根据国际研究机构IHS的报告,全球太阳能产品需求的重心正从欧洲转向...

  1、树种材性:实木地板的材种居多,在使用过程中,易产生湿胀干缩等...

  水冷机组的工作原理:1、水冷机组包括四个主要组成部分: 压缩机,...

  据库润数据发布的《2022年口腔养护消费者洞察报告》显示,虽然美齿经...

  随着皮肤抗衰逐渐晋升为全民话题,家用美容仪也正在消费者中逐步普及...

  棉纱产量从3万锭增至20万锭;以前2人看管1台机器,现在1人看管10台...

  违规装修的安全隐患消除了正义网讯(通讯员曾艳明王雅萌)近日,江苏省...

  “据预测,今日17时至18时,个别变电站1小时降雨量将达到21毫米,请...

  中新网北京7月15日电连日来,南方多地持续高温,“火炉”模式超长待...

  “往年玉米产量在1600斤左右,今年采用了大垄双行密植模式,产量200...

  7月7日,河北省人民政府印发《关于加快推进政务服务标准化规范化便...

  主流日照讯7月14日,记者从共青团日照市委获悉,即日起至9月中旬,...

  主流日照讯近日,山东省工业和信息化厅公示了2022年度山东省瞪羚企...

  主流日照讯7月14日,记者从市市场监管局获悉,我市成功申办2023年“...

  近日,一名男子因连续每日服用8颗维生素,出现了严重的肝衰竭现象的...

  上海市卫健委今早(7月15日)通报:2022年7月14日024时,新增本土...

  晨报记者钟晖报道《2022年第一季度上海市轨道交通运营服务乘客满意...

  7月13日上午,伴随着挖机轰隆隆的声响,位于体育馆北侧的惊驾路美食...

  近日,“发现”号水下缆控潜器(ROV)精准着陆母船“科学”号A架作...

  据叙利亚通讯社消息,当地时间14日,一辆车行驶至叙利亚哈马省乡村...

  7月13日,“在希望的田野上乡村振兴看西部”网络主题活动走进重...

  日前,生态环境部公布2021年度优秀生态环境宣传产品评选结果,30件...

  在前次沪市主板IPO撤单后,陕西嘉禾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天齐锂业净利润预增110倍,但是股价却不涨反跌,这就是资源股的特点...

  银保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14日就上半年银行业保险业整体运行情况、普...

  7月14日,北京商报记者实地探访了北京城市更新最佳实践案例的现场,...

  据中国地震台网正式测定,北京时间7月15日1时50分(当地时间7月15日...

  7月14日晚间,克明食品公告称,鉴于小麦价格增幅过大,经营成本上涨...

  公安部交通管理局,赞190近日,江西丰城交警开展夏季整治行动时,发...

  近日,长武县公安局刑警大队破获3起盗窃建筑工地电缆案件,抓获犯罪...

  7月14日,宠物服务及商品零售连锁品牌宠物家透露称,将于8月1日启动...

  7月14日,据央视财经微博,7月15日起河南村镇银行将对5万元及5万元...

  环球观焦点:产品收益率展示方式多样,业内人士提醒——理性看待理财产品过往业绩